芹菜再见啦

一般来说喜欢主角攻。非攻控,非受控。很多cp都能吃逆

【喻黄】还能等你多久

#我还能等你多久#

#喻黄一方死亡梗#

#欢迎谈人生#

    壹。 

    惊蛰已过,天有微雨。黄历上书,宜安葬,忌嫁娶。黄少天跟在给喻文州送葬的队伍里,作为他生前最亲密队友的身份。喻文州父母是从乡间走出创业的精英,虽然他们一家已在省会城市生活了多年,但仍执意要把儿子埋在家族的坟地里。乡间的土路坎坷不平,黄少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总觉得这小小一段路却走也走不到头。他抬头看向前方喻文州的父母——他的父亲与他多么相像啊,即使是在这送别最亲近的人的时刻,依旧是衣冠整齐步履沉稳,紧紧搀扶着身边早已哭得肝肠寸断的妻子不让她倒下去,虽然他也已经泪流满面。


      啊他们是队长最亲的亲人——黄少天恍惚地这么想着。他不是不想上前安慰一下喻文州的父母,并听他们用欣慰而悲伤的语气断断续续地说起喻文州,这个令他们自豪的儿子,令蓝雨全员自豪的队长。但他不能。他无法做到仅仅以一个亲密队友的身份,走到他的父母面前深鞠一躬说:“喻队在我们心中一直都是最优秀的。我们都很痛惜他的离去。请节哀。”喻文州的父母不会知道,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队友而已。那些夜半时分无人知晓的私语,喻文州叩响他宿舍门的特有节奏,还有他第一次吻上他唇时的爆炸开来的喜悦,喻文州咬着他的耳朵说过的等蓝雨再拿一个冠军就把他们关系向家里宣布的诺言……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梦,还没做到最甜蜜的地方自己就醒了。

       我们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啊,队长。可是我们之间无人知晓的曾经,就这样像雾气一般地消散了,没有任何东西来见证吗?好不甘心啊。黄少天想着。队长,我曾无数次畅想过我们的未来,你也曾笑着对我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但是这个即将到来的夏天,你就已经不能陪我了——想到这里,尖锐的疼痛终于逐渐清晰起来,他无比清楚地知道,那是胸口有什么被永远剜去的疼痛。


       他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去跟喻文州的父母说话。虽然他们缅怀的是同一个人,但心中留下的却是不同的伤口,最终也只能各自舔舐罢了。

 

       贰。

       喻文州去世后两年,黄少天退役。这两年,黄少天比以往愈发努力,连文字泡的数量都少了。冰雨一如既往地洒下绚烂致命的剑光,光剑和重剑并肩为战配合无瑕。只是在黄少天在寻找着对手每一个破绽的时候,有时会突然想起那个曾经总是为自己创造机会的人。那时的喻文州总是那么冷静,就像狂风骤浪中不没的礁石,不动声色地昭示着自己存在,而自己知道他在自己背后,就已足够安心。

       当年葬礼后一个月,黄少天的左手无名指上就戴上了一个银质素圈,内侧刻着YWZ三个字母。他喜欢上了那金属的坚硬质感,勒在无名指根部像是无声的陪伴。这素圈他打了一对,另一个上刻着HST——这对戒也是喻文州对他承诺过却未曾实现的。他记得戴上素圈后,叶修看到时脸上那了然的神情。叶修是除蓝雨的少数几人外,唯一一个明了他们关系的人,是当时自己脸上掩不住的幸福神情出卖了自己。当时的叶修被苏沐橙逛街拉出来帮忙提东西,碰到自己后随意交谈了一会儿,然后说:“黄少天,人都已经死了,偶尔怀念怀念就行了啊,别把他生前留下的痕迹硬拉到自己生活中来,那毫无意义。”叶修说这话时好像想起了什么,弹弹手中烟灰,表情似欣慰似怀念。但黄少天紧抿嘴唇一言不发,直到叶修叹口气,转身跟苏沐橙离去。

 

 

    叁。

       黄少天退役后一年,挑了个日子自行驱车来到那片家族墓地。坟头如林,喻文州安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身边是同样安静的,他成群的亲人。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墓碑前盘膝坐下,掏出那只内侧刻着HST的素圈轻轻放在喻文州墓前:“队长啊,你当时说过的,我们打一对这样的对戒,你戴的那只刻我名字,我戴的这只刻你名字。看你平时是那么冷静内敛的战术大师,说起情话来却也不见得有多高明。现在,我把一对戒指都带来了我自己的也戴上了,这只给你放下,你戴不戴给个准话吧……我可当你答应了啊?就算你现在不能说话,我知道队长你这么重视诺言的人也一定不会食言。哎队长我说真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说过的那么多话都还没实现。本来我们可以有几十年在一起的未来,你看你这一走什么都没了吧……我和你从此都是一个人了。”

       黄少天伸出手轻触墓碑,沿着碑上的三个字一路往下,“我说队长你在不在?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如果你现在在听的话,又想对我说什么呢?”黄少天停顿了一会儿,但并没有任何声音来回答他。所有的墓碑都静默无言,唯有指尖传来的刺痛——那是石碑以无声的冰冷来回应。

       他自嘲地笑了。“……队长,你真是太不负责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你知道我幻想过多少我们退役之后的共同生活吗?将来我们一起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时我都仔细想过……”他说不下去了。队长,文州,我曾那么坚定地以为自己的将来一定与你相伴。我当然知道不该沉湎在回忆里,不该发了疯似的去寻找你的痕迹,收集你的每一件遗物,一个人去做那些我们当时约定过的事。我知道啊,这些都毫无意义,什么都代替不了你。可是我只是不知道以何种方式留住你,当你的一切渐渐从我生命中淡去。

    

 

    肆。

       墓地的时间流逝的速度好像也与别处不同。不知坐了多久,黄少天站起,拍拍身上的土,想了想又弯腰把指环捡起放在坟上,捧土轻掩了。然后他直起身接着唠叨,像对着墓碑也像对着自己:“队长啊,我还能再守着你几年呢?我家已经催我相亲好久了。可是我只喜欢你,一直都是。呐队长,你说未来几十年,我一个人只靠着那些与你有关的记忆能坚持下去吗……”黄少天的泪终于流下。他轻声说:“队长,我好怕自己有一天会放下你啊。”我好害怕你的存在变成我人生曾经的风景,叹息过后就收进记忆深处,偶尔感伤,偶尔喜悦,然后找个女人开始新的生活。只是那样又算什么,我们的一切又能算什么?当我走向死亡,怎么面对记忆中曾占据我整个青春的你?

      “队长啊,我现在唯一的不满,就是时间不能流逝得再快些。那样的话,我就能快点走完剩下的时光,然后在走进坟墓时安心地说,我这一生,真的真的只喜欢你。”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