芹菜再见啦

一般来说喜欢主角攻。非攻控,非受控。很多cp都能吃逆

灵异事件簿·见鬼

#灵异事件簿·见鬼#   #我也不知道主CP是喻黄还是伞修#  #HE#

01

黄少天郁卒地瞪向自己半透明的身体,再低头看一眼下方闭着双眼躺在床上的自己,第五次抬头询问对面那个看好戏的少年:“我说,你真不知道怎么才能让我回去?”

 

少年无辜状摊手:“如你所见,我已经死了。你问一个死人回到自己躯体的方法,未免太残忍吧?”

 

黄少天苦恼地揪住自己并不存在的头发:“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我只是发个烧而已为什么会这样——”

 

02

要搞清这个状况还要从头说起。正逢夏休,黄少天实在闲来无事溜达到h市,正巧遇上陪苏沐橙出来买东西的叶修。他上前嘲笑叶修被当作免费苦力,却被叶修不轻不重地回了几句嘲讽,头脑一热竟然跟在叶修后面回了兴欣,还不停叫嚷着PKPKPKPK。叶修被他缠得烦,只能答应来两盘。谁知到第二盘的时候,黄少天突然一头栽倒在键盘上。

 

叶修和苏沐橙面面相觑。

 

叶修:“这是发烧烧晕了头吗?”

苏沐橙:“总不可能是打不过你被气成这样吧?”

叶修:“你说的好像也有可能。我们该不该把他送医院?”

苏沐橙:“或许……不过有可能过一会儿他就自己醒了呢?”

 

闻讯赶来的陈果咆哮:“有你们俩这样放着昏倒的人不管还在一边说风凉话的吗!还不快把他抬到床上去!”

 

黄少天其实从昏倒那一刻就灵魂出窍了。他看着兴欣众人像搬麻袋一样把自己的身体扔到床上,只恨此刻不能化身夜雨声烦分分钟砍死这些人。但此刻无论黄少天怎样在人耳旁大声抗议,他们都不会受到垃圾话干扰了。

 

03

看着焦急的黄少天,那个少年却优哉游哉地提议:“看起来你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了,不如陪我聊聊天?我在这好多年了,找不到一个说话的人也是寂寞啊。”

 

黄少天此时哪有聊天的心情:“聊聊聊聊聊聊聊聊聊你妹啊!万一回不去我岂不是要一辈子保持这种形态了那蓝雨怎么办队长怎么办小卢怎么办?明明有身体却不能回的感觉多难受你知不知道!”

 

“不知道,反正没我这样难受。”用一句轻飘飘的话成功堵得黄少天无法开口,然后少年在半空中盘起腿:“聊我妹?你喜欢她?唔也难怪,我妹可是女神一样的人物……不过你以后自己找她聊不是更好?不如……我们聊聊荣耀?”说到这里,少年的双眸忽然发出熠熠的光彩。

 

荣耀这个词是在无论何时都能分走黄少天大半注意力的。他好奇地转头:“你也打荣耀?那你知道我吗?给你说啊,我是……”

 

“知道知道,联盟剑圣嘛,你可是一场比赛几十万上下的人对不对?现在你们这些联盟顶尖的大神,都是我看着成长起来的。”

 

闻言,黄少天也换成坐姿,离那少年更近了些:“那还真是够久了!看不出来你还是个资深荣耀粉。你死了多久?呃,对不起,我是说……”

 

“没事。”那少年毫不在意地笑着摆手,“不用道歉,我跟别的鬼不一样,不忌讳这个。我死的时候,联盟第一赛季还刚要开始。”

 

“喔听这口气你还有进军职业圈的打算?你以前是什么职业的?”

“神枪。”

“原来是神枪手啊?跟周泽楷一个职业,对了你也知道他吗被封的联盟第一人?其实我觉得他就是因为脸长得太出众才被冯主席选成荣耀联盟代言人弄得现在的人一提荣耀就想起周泽楷我明明技术不比他差也只能排在他后面真是不爽……”

 

“纠正一下,我不只是神枪手。我知道那小子,打得很不错,不能跟他较量真是遗憾。”

 

黄少天的注意力全奔着后半句去了:“哎哎哎我说你口气不小啊?就算我也觉得周泽楷的联盟第一人称号的确有点虚但他再不济也是联盟封的枪王少年你是不是有点自大了我们这些联盟顶尖的大神可不是徒有虚名……”

 

那少年朝着叶修的方向扬了扬下巴:“被他虐的够惨吧?他自己说过的,我比他厉害。要是我还活着,说不定你们蓝雨一个冠军都拿不到。”

 

黄少天显然不信:“就凭你?”

 

“不。他和我一起。”少年脸上挂着温暖的笑意。

 

黄少天安静了一瞬,迟疑发问:“你跟那个不要脸的……以前认识?关系很好?”

 

“是啊,也算不打不相识。我们从一开始互看不顺眼到后来结伴建立公会,打遍荣耀无敌手,那段日子说起来还挺怀念的。”少年不知想起了什么,一边说一边微笑。

 

“哦……”黄少天犹豫着,想问一些事却担心戳到这少年的伤心处。可能是少年的笑容给了他勇气,他还是以极快的语速说了出来:“你这十年一直在他身边看着他?这是什么放不下的执念吗可是看你也不像有怨气和不甘的样子啊为什么不去投胎?以这种形体存在不会难受吗?”

 

少年看了表情凝重的黄少天一眼,笑了。他把双臂放在脑后枕着,慢悠悠地开口:“唔……不甘嘛,开始肯定是有的。你想啊,我们刚从网游里打出一片天地,正准备到联赛大展拳脚,可是新号刚练出来,突然之间就再也不能打了。我当然很郁闷,小爷连个冠军都没拿到,这也太惨了吧?可能因为是这种执念吧,我留了下来,看那家伙拿着我制作的武器,在联赛里大杀四方。三连冠,最佳搭档,荣耀教科书……看他拿到这一个个荣耀头衔,感觉自己所有的执念,都由他替我完成了。”

 

“我现在还不走,可不是因为不甘。我只不过是在等他而已。我可不想比他早那么多年投胎,下辈子如果有个几十岁的年龄差距,还怎么能当对手,怎么并肩战斗?”

 

此时,黄少天心中对这个还不知道名字的前辈不由升起了敬意。别的不说,哪个人在经历命运如此的捉弄后还能有这样放得开的心境?他本该拥有无限光明的未来,可这一切却突然被命运无情斩断,荣耀,友情,亲情,一切都变成了灰暗色。但他却依然拥有这样阳光的笑容……

 

黄少天觉得,此刻一切安慰的话语对这个人根本都是多余的。他转而寻觅其他的话题:“为什么你打联赛之前还得练个新号?原来的号送人了还是想换职业?你的新号现在还在联赛里被人用着吗?”

 

少年此刻的笑容也有几分无奈。“用着,就是沐雨橙风。我换号之前,玩的是多职业,谁知道荣耀官方突然之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黄少天笑得不行,“前辈你太惨了!原来命运还捉弄你这么多次真难得你还能一次次站起来……哎我说前辈你完全可以放心去投胎就凭你这运气说不定你再次死回来叶修还活得好好的!”

 

“你滚!”少年笑骂。“你够了啊哪有拿别人的不幸当笑话的!”

 

黄少天顺势停下了笑。他并不是不尊重别人伤心事的人,开这样的玩笑也只不过是看这少年并不在意别人提及自己的死亡罢了。

 

两个少年又围绕荣耀谈了好久。黄少天难得遇到一个耐心听自己讲话的人,自是滔滔不绝地从自己的辉煌战绩一直讲到蓝雨的队员:“……跟你说我们队长人特别好!联盟出了名的温和有礼,虽然手速慢但是他很少训人就算有人真犯了什么错误他笑着看人一眼我们就乖乖认错了。他是我们队伍的灵魂人物每次失利只要有他简单几句话的鼓励我们队的信心就能一直保持,这点我特别佩服他……”

 

正说着,叶修推门而入,坐在床前的苏沐橙闻声回头,对他摇了摇头。叶修表情也带了几分凝重:“还不醒?有点不妙啊。不过我已经跟文州打过电话了,文州说他待会儿就能到。啧,也难为他了,蓝雨到兴欣的距离可不近……”

 

04

到了傍晚,门被重重撞开,喻文州裹挟着浓浓的风尘味出现在门口,脸上没有一丝以往的温和笑容,草草向叶修点了个头算作招呼,随即大步向床上的人走去,床前坐着的苏沐橙和陈果连忙起身给他让开位置。

 

少年瞥了黄少天一眼:“温和有礼?双重人格吧!”黄少天还没来得及有所回应,就看到床前的喻文州动作突然轻柔起来,捋了捋躺在床上的黄少天的额发,轻轻地碰触人的额头,确认温度无差后才坐下,拉过人的手握在自己手里。这一系列动作做得自然无比,看得叶修陈果苏沐橙纷纷转头。

 

虽然此刻身为鬼魂,但黄少天却听见腾地一声,感觉自己的耳朵烫得厉害。少年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起的新事物,绕着他连转了三圈:“啧啧啧,你们是……那种关系?”

“……是又怎么样!都这个时代了有什么好惊讶的!”红色从黄少天的耳根一直蔓延到脖颈。

“怎么能不惊讶!基佬啊!我终于见到活的了!”少年仍然不住感叹。

“你你你你你……你自己还不是为了等叶修一直待在这里不走!你对他没那种感觉谁信啊!”

“基佬眼里无处不基情。”少年无奈状摇头,“跟你解释不清楚,反正我们之间是纯洁的。”

“靠……!”黄少天郁闷,“反正我不信。我跟你说啊一切基情都是从惺惺相惜并肩战斗这种感情发展而来的!你以为你们之间只是纯洁友谊但是你早就觉得他与众不同了!当年我也以为我跟队长只是纯粹的战友情而已,现在想想当时还是太年轻了。也就是你们分开的太早要不然你们现在可能比我们进展得都快……”

“打住打住!”少年叹了口气,“行了你别在死人面前秀恩爱了。谁知道我们是不是,反正都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机会……”

 

又是一阵沉默。片刻,黄少天用胳膊肘捅了捅少年:“你陪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知道吗?你就没想办法告诉他?我回去之后要不要帮你说一声……”

少年急忙打断了他的话:“别别别你千万别告诉他!我说真的。我等他是我自己的事,不希望他知道,这反而会影响他正常生活。”

黄少天不死心:“万一他对你也是那种特别的感情呢?”

少年笑笑:“那就更不能跟他说了啊!万一他知道了也决定等我一辈子怎么办?我可不想他为了我一辈子不结婚。”


面对这样毫无芥蒂的笑容,即使是黄少天也久久无言。他只能由衷地说:“那我祝你们下辈子,依然是最好的对手。”

“嗯,那当然!”少年笑容灿烂,“下辈子会一直共同战斗下去,不会再有什么意外能阻挡我们的荣耀。我们会一起拿好多个冠军,并肩战斗到再也打不动了为止……”

05

在接下来漫长的交谈中,黄少天跟这位年轻的前辈把各位顶尖大神到新秀的特点都谈了个遍,深感受益匪浅。如果不是怕自己队长担心,他倒希望自己回去的时间能再晚一点。


屋角,午夜十二点的钟声响了第一声。少年猛然间,推了黄少天一把:“愣什么,零点是灵魂归位的时间,还不趁现在赶快回去?”

话音未落黄少天就感到一股大力把自己吸向身体,猝不及防之下,他声嘶力竭地对着少年大喊:“等等为什么午夜零点是灵魂归位的时间这tm都是什么设定啊——再说你也没提前告诉我我连个准备都没有!卧槽等等等等我还有话没问你——”

 

黄少天的话语都被吞噬在了漩涡里。一秒后,床上的人倏地睁开了眼睛。喻文州一把拉起他,抱进自己怀里:“少天,你终于醒了。睡这么久,是太累了吗?”黄少天眨眨眼,还在消化着刚才那个无比真实的梦。慢慢地,他也伸出手臂紧紧回抱:“队长,你能这样陪在我身边真是太好了……”

喻文州无奈:“我也很感谢少天能一直陪着我……不过你怎么了,突然发这样的感慨?”

黄少天把头埋在人颈窝,依旧自说自话:“不过,就算中途突然分别,我也不会害怕了……我还是会一直陪着你,一直等到下辈子重来。”

 

黄少天回想起自己临来前,挣扎着大声问出的最后一句话:“就算你说下辈子继续并肩战斗,但那时候他和你就完全是陌生人了啊!”

视野已经因旋转而模糊,但依然可以看到少年的笑容自信而明亮:“那又怎么样?只不过一切从头开始罢了!”

 

 


【喻黄】还能等你多久

#我还能等你多久#

#喻黄一方死亡梗#

#欢迎谈人生#

    壹。 

    惊蛰已过,天有微雨。黄历上书,宜安葬,忌嫁娶。黄少天跟在给喻文州送葬的队伍里,作为他生前最亲密队友的身份。喻文州父母是从乡间走出创业的精英,虽然他们一家已在省会城市生活了多年,但仍执意要把儿子埋在家族的坟地里。乡间的土路坎坷不平,黄少天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总觉得这小小一段路却走也走不到头。他抬头看向前方喻文州的父母——他的父亲与他多么相像啊,即使是在这送别最亲近的人的时刻,依旧是衣冠整齐步履沉稳,紧紧搀扶着身边早已哭得肝肠寸断的妻子不让她倒下去,虽然他也已经泪流满面。


      啊他们是队长最亲的亲人——黄少天恍惚地这么想着。他不是不想上前安慰一下喻文州的父母,并听他们用欣慰而悲伤的语气断断续续地说起喻文州,这个令他们自豪的儿子,令蓝雨全员自豪的队长。但他不能。他无法做到仅仅以一个亲密队友的身份,走到他的父母面前深鞠一躬说:“喻队在我们心中一直都是最优秀的。我们都很痛惜他的离去。请节哀。”喻文州的父母不会知道,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队友而已。那些夜半时分无人知晓的私语,喻文州叩响他宿舍门的特有节奏,还有他第一次吻上他唇时的爆炸开来的喜悦,喻文州咬着他的耳朵说过的等蓝雨再拿一个冠军就把他们关系向家里宣布的诺言……所有的一切都像一个梦,还没做到最甜蜜的地方自己就醒了。

       我们的一切都到此为止了啊,队长。可是我们之间无人知晓的曾经,就这样像雾气一般地消散了,没有任何东西来见证吗?好不甘心啊。黄少天想着。队长,我曾无数次畅想过我们的未来,你也曾笑着对我说我们还有很多个夏天。但是这个即将到来的夏天,你就已经不能陪我了——想到这里,尖锐的疼痛终于逐渐清晰起来,他无比清楚地知道,那是胸口有什么被永远剜去的疼痛。


       他最终还是没有上前去跟喻文州的父母说话。虽然他们缅怀的是同一个人,但心中留下的却是不同的伤口,最终也只能各自舔舐罢了。

 

       贰。

       喻文州去世后两年,黄少天退役。这两年,黄少天比以往愈发努力,连文字泡的数量都少了。冰雨一如既往地洒下绚烂致命的剑光,光剑和重剑并肩为战配合无瑕。只是在黄少天在寻找着对手每一个破绽的时候,有时会突然想起那个曾经总是为自己创造机会的人。那时的喻文州总是那么冷静,就像狂风骤浪中不没的礁石,不动声色地昭示着自己存在,而自己知道他在自己背后,就已足够安心。

       当年葬礼后一个月,黄少天的左手无名指上就戴上了一个银质素圈,内侧刻着YWZ三个字母。他喜欢上了那金属的坚硬质感,勒在无名指根部像是无声的陪伴。这素圈他打了一对,另一个上刻着HST——这对戒也是喻文州对他承诺过却未曾实现的。他记得戴上素圈后,叶修看到时脸上那了然的神情。叶修是除蓝雨的少数几人外,唯一一个明了他们关系的人,是当时自己脸上掩不住的幸福神情出卖了自己。当时的叶修被苏沐橙逛街拉出来帮忙提东西,碰到自己后随意交谈了一会儿,然后说:“黄少天,人都已经死了,偶尔怀念怀念就行了啊,别把他生前留下的痕迹硬拉到自己生活中来,那毫无意义。”叶修说这话时好像想起了什么,弹弹手中烟灰,表情似欣慰似怀念。但黄少天紧抿嘴唇一言不发,直到叶修叹口气,转身跟苏沐橙离去。

 

 

    叁。

       黄少天退役后一年,挑了个日子自行驱车来到那片家族墓地。坟头如林,喻文州安静地站在那里,他的身边是同样安静的,他成群的亲人。黄少天在喻文州的墓碑前盘膝坐下,掏出那只内侧刻着HST的素圈轻轻放在喻文州墓前:“队长啊,你当时说过的,我们打一对这样的对戒,你戴的那只刻我名字,我戴的这只刻你名字。看你平时是那么冷静内敛的战术大师,说起情话来却也不见得有多高明。现在,我把一对戒指都带来了我自己的也戴上了,这只给你放下,你戴不戴给个准话吧……我可当你答应了啊?就算你现在不能说话,我知道队长你这么重视诺言的人也一定不会食言。哎队长我说真的,你怎么说走就走了呢你说过的那么多话都还没实现。本来我们可以有几十年在一起的未来,你看你这一走什么都没了吧……我和你从此都是一个人了。”

       黄少天伸出手轻触墓碑,沿着碑上的三个字一路往下,“我说队长你在不在?你能听见我说话吗?如果你现在在听的话,又想对我说什么呢?”黄少天停顿了一会儿,但并没有任何声音来回答他。所有的墓碑都静默无言,唯有指尖传来的刺痛——那是石碑以无声的冰冷来回应。

       他自嘲地笑了。“……队长,你真是太不负责了。你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吗?你知道我幻想过多少我们退役之后的共同生活吗?将来我们一起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当时我都仔细想过……”他说不下去了。队长,文州,我曾那么坚定地以为自己的将来一定与你相伴。我当然知道不该沉湎在回忆里,不该发了疯似的去寻找你的痕迹,收集你的每一件遗物,一个人去做那些我们当时约定过的事。我知道啊,这些都毫无意义,什么都代替不了你。可是我只是不知道以何种方式留住你,当你的一切渐渐从我生命中淡去。

    

 

    肆。

       墓地的时间流逝的速度好像也与别处不同。不知坐了多久,黄少天站起,拍拍身上的土,想了想又弯腰把指环捡起放在坟上,捧土轻掩了。然后他直起身接着唠叨,像对着墓碑也像对着自己:“队长啊,我还能再守着你几年呢?我家已经催我相亲好久了。可是我只喜欢你,一直都是。呐队长,你说未来几十年,我一个人只靠着那些与你有关的记忆能坚持下去吗……”黄少天的泪终于流下。他轻声说:“队长,我好怕自己有一天会放下你啊。”我好害怕你的存在变成我人生曾经的风景,叹息过后就收进记忆深处,偶尔感伤,偶尔喜悦,然后找个女人开始新的生活。只是那样又算什么,我们的一切又能算什么?当我走向死亡,怎么面对记忆中曾占据我整个青春的你?

      “队长啊,我现在唯一的不满,就是时间不能流逝得再快些。那样的话,我就能快点走完剩下的时光,然后在走进坟墓时安心地说,我这一生,真的真的只喜欢你。”